眼睛揉不進沙子,你愛敏感,你愛走入極端。就象所有的事都和你有關,你走不出那天塹,還象被愛迷絆。你象深陷淩辱,走不出那愛的斑斕,你把自己淩駕於最高之上,就讓別人夠不到你,你的頭總是高人一等,抬得高高,象不可一世,象唯可尊其微,簡直不把那愛當成一回事你想愛就愛,你想不愛就不愛,就象你牽著人家的鼻子走。也許,你過於自傲,也許你過於清高,你把你太孤高自己,不是人家不忍心傷害你,而是下不了那個恒心。或多或少人家還顧忌你的情面,沒有絕對到一定的地步,那都是因為愛你,才惹得禍。

誰說禍不單行用在這裏也不為過,想好了都去愛,可你卻偏偏就要拆。把一個完整的愛情拆得支離破碎,你放縱了自己的狠,你撒野了自己的憤,你得到了愛的宣洩,可收收的不是你,卻是支離破碎的我,我象被打碎的瓦罐,破碎的扔在那裏,沒有人去管。而你還幸災災禍的走開,連看一眼都不看,絕情的無法收斂。你幾乎任性的叫人難以明白,那樣的叫人難猜。你把一切的罪過都歸公於我,自己就象一個受害者,把愛送到搶點之上,用恨來報復我,你幸災樂禍的走開,你臉上的笑容已經被冷漠替代,就象那兇神惡煞,把我送上了愛的斷頭臺。

其實,愛都不是片面的,而你卻片面的叫我無法想像。就象那升溫的愛一下被冰水掩蓋,流淌出的是即將封凍的嚴寒你往日的歡樂哪去了,你往日的我都不明白,你為何那麼對我,是你真的愛我還是真的恨我,我真是難猜我幾乎無法面對這未來,就象被你那雲霧架沒有人能夠告訴我結果是什麼?也沒人人告訴我愛的取捨。我就象一個飄零的楓葉,杜鵑紅般的相思。無法走出那愛的低谷我不是不愛你,而是你不給我時機,我很無奈的面對自己,就是走不出你荒涼的境地。我是誤入你愛的歧途,還是走入愛的極端。的問自己,什麼才是愛的驚險和浪漫。也許,你對我那麼的狠,也許你對我那麼的刻薄,就象常人所說的,你心中有我,你是那麼的放不下我,才對我是那麼的冷漠和苛刻。也許,在無人的時候想得比我多,你也許,根本走不出我美麗愛的蹉跎。你把那愛當成神聖的執著,才那樣對我痛恨殺手,叫我無處躲藏。一種無尚的刺激,你感到無比的愛的懸疑,你就象上生到愛的沸點之上,把愛牢牢的卷在你的手裏,是那麼的牢不可破。

也許我過於敏感,也許我過於片面,對你想得完美無缺,才沒有心思對你去猜。可是事情總是那樣的難以取捨,你就象眼睛揉不進沙子,對我是痛下殺手。你毫不留情面的對我,從精神到肉體你不放過我,就象不管我的死活,只要你快樂,你就心花怒放,你就花開萬朵。